孔子的名言有哪些(孔子的名言与名言解释)

  孔子的名言有什么(孔子的名言与至理名言表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句话基本上是众所周知得话,源于《论语·述而》。全文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当者而改之。”意思是:三个人同行业,在其中必然有亲爱的老师。我选择他善的层面向他学习,见到他不当的层面就对比自身纠正自身的缺点。【全文】子曰:“不愤不咎,

  孔子的名言有什么(孔子的名言与至理名言表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这句话基本上是众所周知得话,源于《论语·述而》。全文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当者而改之。”意思是:三个人同行业,在其中必然有亲爱的老师。我选择他善的层面向他学习,见到他不当的层面就对比自身纠正自身的缺点。

  【全文】

  子曰:“不愤不咎,不悱不发。举一隅不因三隅反,则不复也。”

  【译文翻译】

  孔子曰:“不上他勤奋想弄搞清楚而不可的水平不必去疏导他;不上他内心搞清楚却不可以健全表现出来的水平不必去启迪他。假如他不可以举一反三,就不要不断地给他们举例说明了。”

  学而时习之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学而》:“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悦)乎?’”王肃注:“诵习以时,学无废业,因此 为悦。”王释“学”与“习”为一义,似特指朗读。但孟子教学得“六艺”,包含礼、乐、射、御、书、数,“诵习”仅是“一端”(见刘宝楠《论语正义》)。皇侃疏“时习”说:“凡学有三时。”一指岁数,二指时节,三指晨夕。近人蒋伯潜觉得“学是知新,习是温故”(《十三经概论》)。

  敏于事而慎于言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学而》:“子曰:‘谦谦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又《论语·里仁》:“谦谦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义同样。意为办事努力灵巧,讲话却慎重。王夫之注:“敏于事者,勉其所不够。慎于言者,害怕尽其所有余也。”(《论语集注》)又释:“事寸步难行,故要敏;言易出,故要谨。”(《朱子语类》卷第二十二)此外在《荀子·子道》、《韩诗外传》、《说苑·杂言》等篇都是有孟子语子贡“慎言不哗”的记述。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为政》:“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罔”,迷茫。郑玄注:罔,犹罔罔愚昧貌。“殆”有两义:一为危殆,疑不可以定。一为疲殆,精神实质疲怠无个人所得。当过去解。此句可与“学而不思则罔”章合参。近人杨树达注:“温故而不可以知新者,学而不思也,不温故而欲知新者,思而不学也。”(《论语疏证》)孟子辫易服学思并重,对孔门徒弟有很深危害。如子夏言博学多才近思,《中庸》言博学多才慎思,都觉得学思不可偏废。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为政》“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郑玄注:“不知道可者,言不行得通也”。孔安国注:“言人而不相信,其他终没法”。王夫之说:“人脸无真正真诚,则所言皆妄。”(《朱子语类》卷二四)近人蒋伯潜区别信有二义:“讲话务必真正;讲了话务必能践言。”(《语译广解》)孟子之后儒极重信,“言忠信,行笃敬”(《论语·卫灵公》)是孔门的为人处事标准。

  讷于言而敏于行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里仁》:“子曰:‘谦谦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包咸注:“讷,迟缓也。言欲迟而行欲疾。”王夫之引谢良佐注曰:“放话易,故欲讷;力行难,故欲敏。”《论语》中还有很多同义词之句:“慎言其他,则寡悔”(《为政》)、“古者言之出不来,耻躬之不逮也”(《里仁》)、“谦谦君子耻其言经过其行”(《宪问》)等,均可体现孟子一以贯之之重行慎言观念。参照“敏于事而慎于言”。

  德不孤,必有邻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里仁》:“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听其言而观其行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公冶长》:“宰予白天黑夜。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能圬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予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说苑·尊贤》记孟子言曰:“夫取人之术也,观其言而察其行也……是故先观其言而揆其行。”《大戴礼记·五帝德》:“子曰:‘吾欲以语言表达取人,于予邪改之。’”也即此章义。王夫之引胡氏注曰:孟子语听言观行,“特因而立教以警群弟子,使谨于言而敏于行耳。”(《论语集注》)

  学而不厌,敏而好学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公冶长》:“孔子问曰:‘孔文子缘何此谓文也?’子曰:‘学而不厌,敏而好学,是以此谓文也。’”孔文子,卫医生。“文”是他的谥。王夫之注:“凡人的本性敏多学不太好学,位多者多耻下问。故谥法有以‘勤奋好学’为文者,盖亦人所难也。”(《论语集注》)又说:“古代人谥法甚宽”,“孔文子固是不太好,只此节此一惠,则敏学下问,也是它益处”足见孟子“宽肠豁达,因此 责人也宽”(《朱子语类》卷二九)。

  温文尔雅,随后谦谦君子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雍也》:“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温文尔雅,随后谦谦君子’。”按字意,文,文笔;质,朴素;斌斌,杂半之貌。宋代王夫之《论语集注》:“言专家学者当损多,补不够,对于成德,则不期殊不知然矣”。清刘宝楠《论语正义》:“礼,有质有文。质者,本也。礼无本不立,无文不好,能立可以,斯谓当中。”孟子此话“文”,指符合礼的外在主要表现;“质”,指本质的仁爱,仅有具有“仁”的本质品性,另外又能符合“礼”地主要表现出去,方能变成“谦谦君子”。文与质的关联,亦即礼与仁的关联。在此一则最能体现孟子所极力青睐的“谦谦君子”之理想化人格特质;另一则体现了其一以贯之的中庸思想:即不认为偏胜于文,亦不认为偏胜于质;当不疾不徐,执两用中,而保证过点且属不容易。“子曰:‘虞夏之质,殷周之文,至矣。虞夏之文,不敌其质;殷周之质,不敌其文;文质得中,岂易言哉?”(《礼记·表记》)

  敬鬼神而远之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雍也》:“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以说知矣’”。王夫之注:“专用型力于人道主义之所宜,而不惑之年于神鬼之不得知,知者之事也。”(《论语集注》)清刘宝楠则释此句为:“谓以敬奉事神鬼也”(《论语正义》)。《礼记·表记》:“子曰:‘夏道尊命,事鬼供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然后礼;周人尊礼尚施,事鬼供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融合所述孟子告樊迟语,可看得出孟子持与夏人生意人不一样的神鬼观,并教樊迟从周道。孟子在认可有神鬼的前提条件下,又明确提出对神鬼既不轻慢亦不必给予亲密接触,这两者之间在日常日常生活、社会实践活动中注重先人事部门,后神鬼(《论语·先进》:“季路问事神鬼,子曰:‘无法事人,岂可事鬼?’”)的心态相一致。

  已欲立三十而立人,已欲达而大咖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雍也》,孟子答孔子问仁曰:“夫智者,己欲立三十而立人,己欲达而大咖,能近取譬,可以说仁之其术已。”王夫之《论语集注》:“以己及人,智者的心也,在此观之,能够 见如如不动之周流而无闲矣。”清阮元《研经室集》:“为此不腻,己立己达也;谆谆教诲,立人达人也。立者,如‘三十而立’之立;达者,如‘在邦必达,在家里必达’之达。”此句犹言自身要想站住脚还要使别人站住脚,自身欲诸事可行也应使别人诸事可行。是以反映孟子所提倡的“恕”之道,亦即有关“仁”的实践活动方式与方式。以己所有譬诸别人而满足之,系“恕”之标准化,即从重大意义上实践活动“仁”其低规范则是推己所厌及别人而不恶加,即从消沉实际意义上实践活动“仁”(见《论语·颜渊》:闻过则喜,勿施于人),与人为善,察己知人,亦即认可别人之使用价值,关注别人之存活与发展趋势,从又一侧边体现孔子思想的人道主义精神特点。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述而》:“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汉书·儒林传》:孟子“究观古今之篇籍”叙《书》、称《乐》、论《诗》、因鲁《春秋》、好《易》,“皆因近圣之事,以立先王之教。谓之‘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王夫之《论语集注》:“孟子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皆传先王之旧,而未曾有一定的作也”。其句意谓传述旧章而不写作,对中国古代文化既服膺又爱好。“未作”与“好古”,系孟子对终其一生之课堂教学与科学研究职业生涯的归纳,另外亦反映出其梳理历史时间历史文化遗产的标准以及对上古典文化的基础心态。说白了“未作”,王夫之觉得孟子“其才虽述,而功则倍于作矣”(跟上面一样)。随后世专家学者觉得事实上孟子有述亦有作。

  默而识之,敏而好学,谆谆教诲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述而》:“子曰:‘默而识之,敏而好学,谆谆教诲,何有于我哉”。又见《孟子·公孙丑上》:“孔子说:‘圣则吾不能,我教不腻而教诲人不倦也’”;《吕氏春秋》亦记述:“孔子说:‘吾何足够称哉!勿已者,则好敏而好学,好教而诲人不倦’”。其句意谓:默默地将所闻所见记于心间,发奋学习培训从来不考虑,教育学员日夜不停。宋代王夫之《论语集注》:“三者已非圣贤之极致,而犹不敢当,则谦而又谦之辞”。近人钱穆觉得“或以此章为谦辞,实并不是。”(《论语新解》)孟子在此所举三事:其一,重在言识(记忆力),没有言默,说白了“广学,质而守之”(《礼记·缁衣》),“广学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论语·述而》),其二、三,则表述了孟子于求真大学问的勤恳不怠和教授徒弟的一腔热忱,另外也是孟子从了解和方式对“学”与“教(教导)”的有效小结。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述而》:“子曰:‘饭疏食,饮用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这其中矣;不义而荣华富贵,于我如浮云’”。汉郑玄注:“荣华富贵而不因义者,于我如浮云,非己之有也”。宋代王夫之《论语集注》:“其视不义之荣华富贵,如流云之无有,冷漠没有动于在其中也”。意谓:以不义方式占据的財富与官职,针对我好似长空的流云。又见《论语》同篇:“子曰:‘富而能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此,如不能求,从吾所好’”;《论语·里仁》:“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有也,不因其道得之,不处也’”。孟子在此严格执行其对待和求得荣华富贵的实际标准,即须合于“义”与“仁道”,违此而获,则被视如过往烟云之不足取。另外亦说明其于清苦职业生涯甘之若饴、安贫乐道的生活观念与胸襟。

  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述而》:“叶公问孟子于子贡,子贡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汉郑玄《论语注》:言此才,勉人于学也。宋代王夫之《论语集注》:“未得,则发奋而忘食;已得则乐之而忘忧;因此二者俯焉,日有孳孳而不知道年限之不够。但自愧其又很好学之笃耳”。近人康有为《论语注》:“忘食,则不知道困穷;忘忧,则不知道苦戚;忘老,则不知道生死;非至人安能到此”。其句意谓:奋发图强刻苦连用餐都不还记得(学有所获),便激动得忘记了焦虑,连接老境也未察觉。此乃为夫子自道,勉励之辞。《礼记·表记》:“子曰:‘《诗》之好仁这般。乡道而行,中道而废,忘身之老也,不知道年限之不够也。俯焉,日有孳孳,毙而后已’”。其一生好学不倦,提倡积极主动有所为,对所开创理论的完成砥志研思,“急于求成,吾弗能已矣”(《礼记·中庸》),是以展现了孟子自立自强,相伴到老不疲与明达开朗的人生观。

  君子喻于义,小人长戚戚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述而》。《说文》:“坦,安也。”荡荡,宁祥之称。戚戚,时刻焦虑之称。谦谦君子通晓处事,故为人处事为人处事宛如在平整大路上走动,安殊不知舒泰。奸险小人思绪常为物役,患得又患失,故经常出现戚戚的心。皇侃疏引江熙曰:“谦谦君子坦而夷任,荡然不求回报。奸险小人驰兢于荣利,耿介于得与失,故长为悉府也。”程子曰:“谦谦君子循理,所以舒泰;奸险小人役于物,故多忧戚。”(见《论语集注》)《荀子·子道》篇言谦谦君子有终生之乐,无一日之忧,奸险小人有终身之忧,无一日之乐,与其义同。

  岁寒随后知松柏树以后雕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子罕》:“子曰:岁寒,随后知松柏树以后凋也”。雕,凋落;松柏树,喻有用之才。王夫之引谢上蔡注曰:“士穷见节义,世乱识贤臣。”(《论语集注》)荀子则把松柏树喻谦谦君子:“岁不寒何以知松柏树;事不会太难何以见谦谦君子无日没有是。”(《荀子·大略》)《庄子·让王》引孟子言曰:“谦谦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忠义之道以遭雄霸九州之患,其何穷之为?故自悟而不穷于道,临难而无失其德。”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孔子名言。《论语·子罕》:“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论语正义》引《申鉴·杂言下》注曰:“谦谦君子乐天知命故不忧;审物辩明故不惑之年;放心致公故不畏。”又《论语·宪问》所记三者顺序不一样:“君子道者三,我窝囊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孟子谦虚其不具有知、仁、勇三者达德,而自孔子视之,孟子三道尽备,谓之:“夫子自道也。”(《宪问》)

  民无信不立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颜渊》:“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此即孟子对子贡问政之答。民信之与足食足兵为孟子治邦强国之政。然可去兵去食,不能使民无信;民信则为本。此也即与孟子的杀身成仁,孔子的舍己为人有互通这个。后王夫之有曰:“民无食必死无疑,然逝者人之所必免不了。无信则虽生而何以独立,不若死之为安。故宁死而不失信于民,使民亦宁死不失信黑名单于因为我”。

  老百姓足君孰与不够

  孔门至理名言。语出《论语·颜渊》:“老百姓足,君孰与不够?老百姓不够,君孰与足?”此是孔子弟子有若答鲁哀公所问“年饥,用不够。如之何”时所言。也就是充分发挥孟子“政在使民富”(《说苑政理》)的儒家文化。孟子觉得,民富取决于薄税敛“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爸爸妈妈’,末见‘他的儿子富而爸爸妈妈贫者也”(跟上面一样)。王夫之注为:“民富,则君不至独贫;民贫,则君不可以贫。有若深言君民一体之意,以止公之厚敛,为人正直上者,所宜深念也。”(《论语集注》)《荀子·富国》曰:“下贫则上贫,下富则上富。”“故明主必谨养其和,节其流、开其源,而时掂量焉。潢然使天地必多,而上不忧不够。如果是则左右俱富,多没有藏之,是知国计之极也。”

  君子成人之美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颜渊》:“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奸险小人反是。”王夫之注曰:“成者,诱掖奖劝以成其才也。”《大戴礼·曾子立事》:“谦谦君子己善,亦乐人之善也。己能,亦乐人之能也。”与孟子之意相仿。

  其身正,不令而行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子路》:“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虽令不从。”儒家思想一贯觉得:为上者,“躬率以正而遇民信也。”“其上歪斜,遇民不相信也。”(《汉书·公孙弘传》)“是故友主之法律,先自为检式仪表盘,故令行于天地。”(《淮南子·主术》)

  见蝇头小利则大事儿不了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子路》:“子夏为莒父宰,民生热线。子曰:少欲速,无见蝇头小利。欲速则不达;见蝇头小利则大事儿不了。”王夫之《集注》:“见小点的之为利,则所就者小,而所失者大矣。”又引程子言曰孟子方知徒弟“子夏之病经常在近小”,故“以切己之事告之”(跟上面一样)。《论语正义》引荀子曰:“利谓便国益民也。为政者见有吉方,必宜兴市行,但不由此可见小耳”。《大戴礼记·四代》:“好见蝇头小利,妨于政。”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泰伯》:“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宪问》亦有此语。其旨“欲各专一于其位”(刘宝楠《论语正义》)。也是儒家思想一贯的为人处事心态。曾子曰:“谦谦君子思出不来其位。”(《论语·宪问》)后孔子又言“位卑来讲高,罪也”;《中庸》也是有“谦谦君子素其位而行,不肯乎另外”,“在上台不陵下;在上下位不援上”,均与此篇相仿。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论语正义》引解:“虑之很近,其忧即至,谓之近忧。”《荀子·大略》云:“先事虑事,先患虑患。先事虑事此谓接,接则事犹成。先患虑患此谓豫,豫则祸不生。事至然后虑者此谓困,困则祸不能御。”而人宜远虑历为儒家思想所重。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此即施“仁”于人。汉朝董仲舒作了充分发挥:“以仁治人,义治我,躬自厚而薄责在外,此之谓也。”(《春秋繁露·仁义法》)《吕氏春秋·举难》又曰:“故谦谦君子责人则以仁,愧疚则以义。责人以仁则易足,易足则得人,愧疚以义则为难非,为难非则行饰。”王夫之注曰:“是非之心得厚,故身益修;责人薄,故友易从,因此 人不可而怨之。”(《论语集注》)

  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孔子名言。《论语》凡四见,旨同而文小异。《学而》载:“子曰:‘不患人这并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意为无须担忧他人不知道我,该担忧的是我不知人。《里仁》作:“不患莫己知,求为得知也。”上句意同,下句意为:该担忧我有哪些可为人正直了解的。《宪问》作:“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可以也。”《卫灵公》又作:“谦谦君子病窝囊焉,不患者之不已经知道也。”王夫之注:孟子“在此一事,盖屡言之,其丁宁之意也可以见矣。”(《论语集注》)王夫之注:“能夺我名而不可以夺我志,能困我于境况而不可以困我于天之不愧当中,不患也。”(《四书训义》)

  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包咸注:“有言者,无须心善,故不能以言举人也。”王肃注:“不能不尊而废善言。”意谓不因别人之见知听而引荐他,都不因别人有缺少而鄙弃其言。孟子这类沉稳、全方位的举人秘术、听言之法为后人所重。

  闻过则喜,勿施于人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颜渊》:“仲弓问仁,子曰:外出当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闻过则喜,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里无怨。”孟子此即言仁。《卫灵公》:“孔子问曰:有一言而能够 终生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闻过则喜,勿施于人。”此又言恕。孟子常以“恕”释“仁”。王夫之《集注》:“恕,推己及其人也。”也即孔子常说:“我不会欲人之加诸因为我,吾亦欲无加诸人。”(《公冶长》)之后儒家思想都注重“闻过则喜,勿施于人”以执行“民贵君轻”。

  小不忍则乱大谋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王夫之《论语集注》:“小不忍心,如妇人之仁、匹夫之勇皆是。”又说:“妇人之仁,不能容忍于爱;匹夫之勇,不能容忍于忿,皆能乱大谋。”(《朱子语类》卷四五)近人杨树达又分不忍心有三义:“不忍心忿”;“慈仁不忍心,不可以以义割恩”;“吝财不忍心弃”(《论语疏证》)。

  人会弘道,非道弘人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人会弘道,非道弘人。’”意为人正直可以把道廓大,而不能用道来廓成年人。王肃注:“才近于道随大,才小点的道随小,故不可以弘人。”王夫之注:“东妖神记无道,道外没有人。然内心有觉,而道体潜山;故友能大其道,道不可以大此人也。”(《论语集注》)董仲舒天之防范措施中也引此句,言治乱废兴取决于己。世人杨伯峻觉得与想要不符合。

  当之无愧于师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当之无愧于师。’”“当仁”有两解:一为遭遇仁爱;一为当担完成仁道之重担。王夫之注:“当仁,以仁以民为本也。虽师亦没有逊,言当勇往直前而必为也。盖智者,人所已有而自为此,非有争也,何逊之有?”(《论语集注》)“师”字一般训解为“老师”。近人钱穆训为“许多人”。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为政》:“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是知也”之“知”,同智。王夫之注:“子贡好勇,盖有强其所不知道认为知者,故夫之告之。”(《论语集注》)《荀子·子道》所记能为证明:子贡盛服见孟子,孔子说:“今女衣服既盛,色调冲盈,天地且孰肯谏女矣。”又说:“故谦谦君子知之曰知之,不知道曰不知道,言之要也;能之曰能之,不可以曰不可以,行之至也。”又《儒效》篇云:“知之曰知之,不知道曰不知道,内不自以诬,外不自以欺,因此尊贤畏法而害怕怠傲,是雅儒也。”

  匹夫不能夺志也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子罕》:“子曰:‘三军要夺帅也,匹夫不能夺志也。’”孔安国注:“三军虽众,内心不一,则其元帅可夺而取之;匹夫虽微,苟守其志,不能得而夺也。”王夫之引侯氏曰:“三军之勇在人,匹夫之意在己。故帅可夺而志不能夺。如可夺,则亦不够谓志矣。”(《论语集注》)《礼心·缁衣》篇亦曰:“子曰:‘言有物而行有格也,是以生则不能夺志,死则不能夺名’。”

  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阳货》:“子曰:‘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皇侃疏:“记问之学,不能为人正直师。师人必当学而不思则罔,研精久习,随后乃可为人正直传说故事耳。若听之路面,路面乃即为人正直传说故事,必多谬妄。因此 为有德者所弃也。亦自弃其德也。”近人钱穆说:“道听,听之易,途说,说之易。入子耳,即出自于口,纵闻善言,亦不以己有,其德终没法成。”(《论语新解》)《荀子·大略》:“谦谦君子疑则不语,未问则不语,道远日益矣。”与孟子抵制空穴来风之义相仿。道不同,不相为谋

  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史记·伯夷传》引此话曰:“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老庄申韩传》曰:“世之学孔子者则绌儒家文化,儒家文化亦绌孔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岂谓是耶?”近人钱穆之释有两说,一为“谦谦君子亦有建议踪迹之不一样,然同于道则可各相谋。惟奸险小人贼道者,有善与恶邪正之分,斯难以相谋矣。”一为“道琼斯指数术业,如射与御,各精其重,不相为谋也。”(《论语新解》)

  择其善者而从之 其不当者而改之

  源于《论语·述而》。全文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当者而改之。”意思是:三个人同行业,在其中必然有亲爱的老师。我选择他善的层面向他学习,见到他不当的层面就对比自身纠正自身的缺点。

  这句话,主要表现出孟子主动涵养,谦虚又很好学的精神实质。它包括了2个层面:一方面,择其善者而从之,见人之善入学,是谦虚又很好学的精神实质;另一方面,其不当者而改之,见人之不当就以此为戒,反思自己,是主动涵养的精神实质。那样,不管同行业交往的人擅于不当,都能够从师。《论语》中有一段记述,一次文忠公孙朝问孔子,孟子的大学问是以哪儿学的?孔子回应说,古代圣人讲的道,就留到大家正中间,圣贤了解了它的大处着眼,不贤的人了解它的小处;她们的身上都是有古时候圣人之道。“夫子焉没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当者则改之。

  详细的是 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当者则改之 即你说的意思啦

  源于《论语·述而》。全文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当者而改之。”意思是:三个人同行业,在其中必然有亲爱的老师。我选择他善的层面向他学习,见到他不当的层面就对比自身纠正自身的缺点。

  这句话,主要表现出孟子主动涵养,谦虚又很好学的精神实质。它包括了2个层面:一方面,择其善者而从之,见人之善入学,是谦虚又很好学的精神实质;另一方面,其不当者而改之,见人之不当就以此为戒,反思自己,是主动涵养的精神实质。那样,不管同行业交往的人擅于不当,都能够从师。《论语》中有一段记述,一次文忠公孙朝问孔子,孟子的大学问是以哪儿学的?孔子回应说,古代圣人讲的道,就留到大家正中间,圣贤了解了它的大处着眼,不贤的人了解它的小处;她们的身上都是有古时候圣人之道。“夫子焉没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您可以邀请朋友来回答该问题,也可以增加赏金获取更优质的回答!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 0 关注
  • 0 收藏,68 浏览
  • 快3网 提出于 2021-10-20 09:56:45
相似问题
相似文章